shine

迷情剂和吐真剂真是绝赞搭配,对吧队长?(一)

*我真的忍不住想写活泼可爱小甜饼啊(搓手手)
*他们都不属于我,他们都属于漫威爸爸,漫威爸爸请再爱我们一次。

       在托尼的双面镜反反复复的亮了半个小时后,他的魔药终于熬好了。他把魔药装进水晶瓶后终于漫不经心地拿起了那面镜子。

       “你一定早他妈看到了,托尼。”罗迪在镜子那头咬牙切齿地说。

       “Well,”托尼耸耸肩,“是的。”

       “你这个混蛋,托尼斯塔克,我早就告诉你你一定会为此后悔的。”罗迪露出了一个解气的笑容,“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刚才史蒂夫罗杰斯正在漫山遍野地找你,捧着奖杯准备给你告白,但是因为你躲在这个没人找得到的密室,所以,告白没有了。BOOM! 惊讶吗总是不回我消息的家伙?”

       “等等等等,告白,罗杰斯,给我?还他妈漫山遍野的?!”托尼吓得碰翻了身旁的一摞书,“他终于被脑子里只有肌肉的格兰芬多室友们逼疯了?”

       “这倒没有,不过他现在在医疗翼,庞弗雷女士要把他中的迷情剂解开。”

       托尼松了一口气,嘟囔道:“这就对了,估计是哪个混蛋向迷情剂里放我的头发了。”他兴致勃勃的对罗迪说:“走,我们去嘲笑他。”

——
       史蒂夫躺在医疗翼的病床上,他发誓要不是娜塔莎在床头玩着小刀,他早就溜走了,因为中了迷情剂来医疗翼也太丢脸了。他可怜兮兮地试图用自己水汪汪的蓝眼睛征服娜塔莎:“Nat...我已经没问题了,我觉得我可以回宿舍休息,我发誓我一定会静养的。”

       娜塔莎扯了扯嘴角,回答道:“想都别想,Honey。庞弗雷夫人要求你必须留院观察,你喝的不只有迷情剂,在她查出来你喝的“混合魔药果汁”的原料之前,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

       与此同时,几个一年级佯装路过,偷偷指着病床上的格兰芬多对同伴说:“你看到了吗,那个就是今天疯狂地给斯莱特林的那个斯塔克告白的格兰芬多。对对对,他就是那个刚得冠军的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长。哇哦,真的好感人啊,他说要再大的奖杯都装不下他对托尼的爱,他只愿意变成托尼装魔药的一个水晶瓶,每天都默默地陪着他。”

       病床上的史蒂夫生无可恋的扯过被子蒙住脸,娜塔莎忍着笑帮他拉上帘子,揶揄的说:“哇哦~”

       从被子里传来史蒂夫闷闷的声音:“不准提下午的事,不准哇哦。”

——
       从密室到医疗翼这一路上托尼备受瞩目,不停地有人给托尼竖大拇指或者比中指,托尼都笑纳,一路带着罗迪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医疗翼,推门就问道:“罗杰斯,听说你想骑着彩虹小白马带我一起去天上摘星星?”

       娜塔莎忍不住道:“哇哦~”她看向病床上的史蒂夫,准备近距离观赏两人每天至少一次的斗嘴大战,结果史蒂夫猛地一掀被子,金色的头发毛茸茸乱乎乎的,蓝眼睛里写满了羞涩地点了点头撒娇道:“是呀托尼尼。”

       娜塔莎咔咔咔的回头:队长,你还好吗队长?队长?!

       托尼被唬的一愣,罗迪摸着自己的鸡皮疙瘩马上质问道:“这是你们格兰芬多的阴谋吗?”
      
       史蒂夫有点委屈的,用小狗一样湿漉漉的蓝眼睛看过去,嘟着红唇用蜜糖一样的声音说:“才不是,我就是喜欢托尼。托尼尼过来嘛。”

       托尼本来以为自己会毫不留情地像狂风骤雨一样嘲笑史蒂夫,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捧着被萌化的心脏,用颤颤巍巍的声音回答道:“好的,马上过来。”他看向白色床单中的笑的眯起眼的史蒂夫,痛苦的闭上眼:完了完了以后要狠不下心和他斗嘴肉搏互甩魔咒。

       探病的时间过得飞快,特别是在史蒂夫化身小天使后对托尼的无脑吹嘘中。等托尼被夸得晕晕乎乎的离开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把罗杰斯喊成“史蒂维”(Stevie)了.托尼走后,医疗翼陷入了凝重的沉默。好久之后,娜塔莎问道:“恢复了吗,史蒂夫?”

       “嗯。”

       “你知道刚才你做了什么吗?”

       “嗯。”

       “我可以问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吗?”

       “不可以。”

       “你喜欢托尼斯塔克吗?”

       史蒂夫怒目而视:“当然不喜欢!我刚才会那么做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魔药。”

       “哦。”娜塔莎想:那么我真的很想知道史蒂夫的魔药里面除了迷情剂还有哪种魔药。

——————————
队长,别掩饰了,标题已经出卖你了。

史蒂夫:
“我一点都不喜欢托尼斯塔克,那种人自大又自我,永远学不会尊重人!”

“真香。”

叮咚~你的队长已加入肯德鸡·真香·豪华午餐系列,本系列还有我不喜欢我哥哥之洛基,我不喜欢疤头之德拉科和我不喜欢超人之蝙蝠侠,欢迎大家品尝。

没人知道美国队长是个omega,除了钢铁侠 (二)

       在二战时美国队长有一支咆哮突击队,90年后的大型粉丝团神盾局也不会亏待他。美国队长不仅有一支特战队,他还有附属特战队的十二个作战小组,一支专门控制舆论,防止间谍干扰的特工小队,由特级心理师组成的帮助队长融入21世纪小组和装备更新小组。可惜美国队长是一个念旧的人,只和自己的八人特战队比较热络,下了班之后还能一起去酒吧喝酒。对其他的小组只是点头之交,甚至对于慈爱的如狼似虎的心理师们有点避之不及。
        难得的,美队领着特战队喝酒的时候带上了他的心理师组长威廉姆。
        威廉姆是一个彬彬有礼的BETA,他个子很高,俊秀忧郁,对Omega极度绅士,甚至到了敬爱的程度,因此很受Omega欢迎。
        这种受欢迎延续到了酒吧,威廉姆再一次拒绝了一位Omega的搭讪后,史蒂夫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调侃的挑了一下眉:“不留下刚才那位先生的电话号码吗?”
       “队长,”威廉姆垂睑投降一般摇着头笑道,“别笑我。”
       史蒂夫把酒递给他,坐在了他的身边,顺手指了一下吧台:“特战队的那群Alpha已经喝空了六瓶酒了,我来你这里躲一躲。”
        威廉姆点头:“当然,请。”他皱着眉看了一眼玩得花样倍出的特战队员,和队长轻轻一碰杯,低声问道:“没有给你灌太多酒吧?”
      史蒂夫玩笑般骄傲又矜持的指了指自己:“四倍的恢复力,如果我愿意,现在他们早就趴下了。”
       威廉姆轻笑着喝了一口酒,冰冷辛辣的酒液过喉,隔着酒杯眼前人的金发被模糊成了碎片,一抹清亮的蓝色怀着真挚善意若隐若现。他放下眼前的酒杯,史蒂夫又清楚的出现在了眼前。威廉姆向前探身,用手擦过他正义的脸上一点也不正义的水润嘟起的红唇,肉弹的手感蹭在指腹,他收回手后不明显的摩挲了两下:“从哪里蹭上了酱汁,我给你抹掉了。”
       史蒂夫忍住皱眉的冲动,点了下头。

       这是托尼进来后看到的一幕。
       他冷笑一声,Alpha的独占欲和保护欲像是一团在胸口喷火的巨兽一样。他假笑着摆手挥退了认出他的几个粉丝,无视那些举着手机偷拍的家伙,一路笔直的向美国队长走去。
        伴随着烟草,金属和焦糖味道的信息素,史蒂夫感受到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谁。那只手得寸进尺的将史蒂夫蛮横的搂在自己的胸口,托尼借着这个姿势夸张地说:“队长,为什么来酒吧不叫我一起呢,你知道,这里是我的主场啊。”他打了个响指,“waiter,把你们最烈的酒全部给那桌Alpha送过去。”他指向特战队所在的吧台,然后转身夸张地看着威廉姆说:“哇哦,幸会幸会”
       史蒂夫暗暗地翻了个白眼心想,就知道是这样才不喊你的。
       他用四倍力量“轻轻的”打掉托尼环着他的手,和善地说:“坐。”转头对威廉姆介绍到:“这是托尼,托尼斯塔克。”威廉姆点头示意,礼貌的伸出右手。
        托尼假模假样的勾起嘴角,和威廉姆紧紧地一握手,他信息素中最具攻击性的部分向前猛烈的扑,尼古丁、铁锈和淡淡的血腥味汹涌澎湃压过去,又微妙的,极具威胁性的停留在威廉姆身体一寸前。
       威廉姆皱眉看过去,托尼笑着取下墨镜,锐利透彻的目光看向威廉姆比了一个口型:
       “离他远点。”

       鉴于某人的不请自来,这次聚会结束的比平常早,在三人走出酒吧之后,吧台前醉成一团不省人事的特战队员们默默地从桌子上爬起来,清醒的无奈的互看一眼。特战队长按住嵌入式耳机汇报道:“这次行动被斯塔克打断了,队长没有从威廉姆嘴里问出来太多东西。”
       耳机那头的黑寡妇轻笑一声:“收到,影响不大。”她坐在神盾的指挥室,双腿交叠,作战服深深地开到胸前,露出曼妙的曲线,作为公认的最性感的Alpha,她带着一种难得的慈母般的微笑说,“还记得我们打的赌吗,关于钢铁侠绝对暗恋美国队长的那个,我赢了。”

       一场闹剧。史蒂夫无奈的心想。他没有理会托尼强调的要他等在门口的要求,和威廉姆道别后裹紧了皮衣就向前走,但是背后响起一阵鸣笛声,一辆红色跑车追了上来后慢慢的和他并行。
       车窗缓缓下来,托尼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生气了?”
       史蒂夫平静的回答:“没有。”
       “那快上车,天这么冷,别真的把你冻成老冰棍了。”
       史蒂夫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托尼,托尼马上也停下车,看着冷风里的美国队长,他的金发都被吹乱了,虽然知道这对他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托尼还是忍不住催促道,:“上来。”
       史蒂夫端正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低头皱眉无奈的咧了咧嘴,上前拉开副驾的车门,又猛然顿住,挑眉看向托尼:“这是什么?”
        托尼一把抱起副驾驶座位上的玫瑰向前递去,焦糖色的大眼睛里神采飞扬,他彬彬有礼的说:“玫瑰,送你的,队长。”
        史蒂夫啪的把车门关上,转头向前走去。托尼重启跑车带着一阵风骚的轰鸣追了上来大喊道:“又怎么了罗杰斯,送你玫瑰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是不是在神盾的资料库中查到了什么。”他用肯定的口吻说。“托尼,不管你查到了什么,我不是。不要像追求一个小姑娘一样追着我,仅仅是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不管我是什么性别,我都能徒手打败一群Alpha。”他扭头,蓝色的眼睛看向托尼,“还能拆了你的装甲。”
        史蒂夫转身离去,托尼没再追上来,他抱着玫瑰,脸上还有一些因为太过着急追出来没来及刮的青灰色的胡茬,他就像一个凝固的雕塑一样坐在车里,用较以往更低沉的声音问道:“J,我是不是把这件事搞砸了。”他没等贾维斯回答就像连珠炮一样说:“我表现得太明显了,我的保护欲把史蒂夫吓到了,他不希望有人知道他是Omega的,七十年前人们对Omega并不友善。贾维斯,查一下七十年前人们对Omega的态度,把所有恶性事件给我看。”

没人知道美国队长是个omega,除了钢铁侠(1)

*第一次发文,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严重ooc预警,我尽力了
*他们都不属于我,如果他们属于我,现在孩子都应该上小学了。

托尼向来喜欢黑神盾的信息库,毕竟能给托尼和贾维斯带来挑战性的防火墙不多,神盾的防火墙对于托尼来说就是一个时常更新游戏的小霸王游戏机,为托尼带来不少快乐。他也已经把神盾信息库转的比自家后花园还熟了。就在一天他日常“踏青”的时候 数据库好像有点奇怪。

“J,这些小可爱是怎么回事?表层数据流中怎么会有保密性这么好的文件!”托尼问道“而且这些加密方式还非常的斯塔克,可能是老头子的手笔。”他喃喃道,“依老头子的性格这的这么去保密的除了未成年情人外就只有美国队长了。”托尼的眼睛亮起来“J,我们来破解这个文件。”

“好的,sir。”

两个小时后,实验室里安静的好像凝固了一样,托尼好像被被人捏住喉咙般睁大了嘴,蜜糖似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惊吓,他磕磕绊绊的问道:“J,你看到了吗?”

“是的,sir。”

“队长是个omega!”

“只是可能,sir。”

“这特么一定是!”托尼从操作椅上跳了起来,“血清没能成功把他变成一个beta或alpha,老头子在他身上又做了4次实验,甚至伤了他的子宫,都没能找到性别转换的方式!最后他只能委屈巴巴的把资料密封在一个绝密档案中,给队长定制注射性抑制剂,并且安慰他,放心honey,虽然这个抑制剂会伤害你的身体,但是它绝对管用,一定会让你变成一个19世纪的老处女。”他怒气冲冲的嘲讽到。

其实托尼知道他不应该为这个生气。如果美国队长有一个性别,那么一定不应该是omega。一个Alpha队长听上去非常的英雄,Beta也不差,冷静坚定,更能赢得Beta和Omega们的支持。但是在二战时期omega队长只会变成一个舆论的靶子。没有人应该为了一个最优选择生气。

只不过是他忍不住自己的Alpha保护欲罢了。

他坐回椅子上说:“Javise,给我一个omega队长。”

贾维斯默默的生成了一个三维立体图像,跳动的蓝色光点在窗边的椅子上排列成一个瘦小的金发男孩儿,他抱着画板,安静的低着头作画,在阳光下有一种虚幻的美好。听到托尼的口水声,贾维斯让男孩儿抬头,温和明媚的冲托尼一笑。

伴随着托尼具有侵略性的痴汉眼光,岁月静好。

没什么,托尼想,只是如果让我早点遇到他,我可能会尽自己所能的让他过的更加平和幸福。

Javise适时的打断了着温馨一刻:“我觉得有件事您可能会感兴趣,sir。”

托尼随意的应了一声。

“队长准备和特战队队员一起去酒吧聊聊天。”

“什么?史蒂夫准备和十几个Alpha一起去酒吧沟通感情!?作为斯塔克家的私产他有没有点自觉?”

————————————
标签里面的武汉是lof自带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去下来,占tag致歉。